总站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物业网 > 热点资讯 > 行业动态 >  《民法典》实施后,业主共同决定时 “弃权”的可能形式与业主行

《民法典》实施后,业主共同决定时 “弃权”的可能形式与业主行

发表时间:2020-12-23 20:20:13  来源:物业网  浏览:次   【】【】【

编者按:

     通用议事规则的投票只有赞成方和反对方投票,弃权方不投票,也不计入投票总数,即投票总数等于赞成票与反对票的总和。

     弃权是会议成员的权利,投弃权票的成员意味着接受会议针对投票议题的任何结果,无论是通过还是否决。弃权票计入投票总数,无形中赋予弃权不同的含义,李广友先生通过自己独特的视角,结合自己在长期实践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给出自己专业而中肯的建议,为业主大会和业委会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非常有价值的参考。

    《罗伯特议事规则》对于协商会议的原则及基本名词术语的定义,给出了协商议事时的会议议程和会议中各种状况的处置对策,对照《民法典》关于业主共同决定事项的条文,对业主共同决定时各种形式的“弃权”做一个尽可能全面的梳理和分类,以提供业主们更好的处理这些模糊含混的现实境遇中应当注意的问题和细节。


参与表决



     《民法典》第二百七十八条中规定“业主共同决定事项,应当由专有部分面积占比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人数占比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参与表决。”这个关于业主共同决定事项产生效力的法律强制性规定,会导致如果业主共同决定事项时“参与表决”的业主达不到小区全体业主的双三分之二,就不能满足此款所指定的定量、定性的规定,而如果恰好业主共同决定是在业主大会会议形态下发生,则会使得业主大会会议流会,或者可以理解为只要不能获得小区全体业主双三分之二以上的参与率,这个会就开不成。实际上会出现或者会造成事实上稍微达不到双三分之二比如66%的多数业主服从三分之一比如33%少数业主的悖论,是因为这个规定在本质上是把“弃权”--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这样保持“中立”的态度,当作了“反对”意见的意思表示来进行了设计,这会导致出现实际上的“少数决定多数”的情况发生,所以在进行业主共同决定事项的时候,充分足够的关注“未参与表决”就成为一项重大的事项。

业主同意

民法典》第二百七十八条中“决定前款第六项至第八项规定的事项,应当经参与表决专有部分面积四分之三以上的业主且参与表决人数四分之三以上的业主同意。决定前款其他事项,应当经参与表决专有部分面积过半数的业主且参与表决人数过半数的业主同意。”,这里的“业主同意”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观察单元。通常一般的会议业主“参与表决”时的意见会分为“同意”、“反对”、“弃权”三类,《民法典》所规定的“四分之三以上的业主同意”、“过半数的业主同意”,是要求“参与表决”者当中的“同意”、“反对”、“弃权”等所有全部的意见中,持“同意”意见的那一部分的数量指标。

考虑到小区场景中,业主利益的多元化以及每个业主兴趣偏好的巨大差异,会议议题的成功达成、顺利通过,就要把“同意”、“反对”、“弃权”三类情况分别的分析清楚,“同意”和“反对”意见因为态度鲜明、确实,一般不存在对意思表示不同理解的争议,而“弃权”则会有各种表现形式,非常值得认真的研究和深入仔细的梳理。另外“未参与表决”的情形本质上也是一种“弃权”,“参与表决”并投出“弃权”票也是“弃权”,搞清楚这些情况的具体表现形式非常关键。




关于“弃权“

     《罗伯特议事规则》中“弃权”,是与会者一种保持中立的权利,或者意味着对于所议事项根本不予表决,“弃权”意味着同意“不弃权的人”当中的多数方的意见,意味着同意其他人的表决结果。而《民法典》中“参与表决”和“专有部分面积占比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人数占比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会议成立的这个比例的设置条件下,“未参与表决”的这类“弃权”实质上被赋予了“反对”意见的意味,而且反对所针对的不仅仅是“会议议题”,就连寄托议题的“会议本身”也被否决了。因而未参与表决的“弃权”,则实际上具有“反对”的作用。认清楚“未参与表决”、“不参与表决”这类“弃权”在民法典语境里实际的这种法律意义很重要。在会议的早期阶段,弃权票的最大意义是有利于满足会议“双三分之二参与表决”这一会议成立的法定比例,因此这种参与表决可以促成、使得会议合法有效,从而有着明显的积极意义。而如果在满足“会议双三分之二参与表决”这一会议成立的法定比例之后的一定阶段、特定区间,则有抬高“业主同意”议题意见的计算基数的实际效用,而又对分子即议题成立的指标、权重毫无帮助的消极影响,总体上造成加重议题通过的难度和不确定性,此时的“参与表决”就成为非常值得关注的重要变量。

“弃权票”在业主大会会议不同阶段的作用



      在小区全体业主双三分之二这个会议成立的临界点之前,为了保证会议成立,在业主参与表决的初期阶段,即使投出“弃权票”也应当被积极的肯定和支持,因为这虽然对“同意”意义不大,但是对“参与表决”的会议成立的数量指标有着贡献,而发挥关乎会议合法成立的重大作用。

      在小区全体业主双三分之二到小区全体业主全员百分百参与之间的会议阶段的时候,“弃权票”的作用就很不确定,因为大量的中立的表态-弃权票会拉升“同意”意见的表决基数,导致对于议题成立“同意”意见的数量指标需求提升,如果没有足够多的符合此基础上的比例“同意”票数量,很容易出现:会开成了,议题并没有获得通过,这样的议而未决的情形。这种情形的出现对于会议时间的设置、会议议题设置、会议进度节奏的体察都很有挑战性,这样的会议复杂性是很明显的,需要很好的规划设计才能保证会议质量,保证会议效果。


弃权的分类

一、从业主的主观意识和行为表现上来分类,可以分为积极弃权和消极弃权。

1、积极弃权


     是指能够积极“参与表决”并投出“弃权票”的情形。这类弃权,首先业主有参与意识,其次也有虽然不明确但是仍算还是具体的意见-服从其他人的表决结果。

2、消极弃权




      是指即使知道或者收到了会议信息,但压根就不参与会议而无动于衷的不采取行动者;或者即使勉强的参与了会议,也停留在看热闹阶段,不参与投票,没有积极响应参与会议和议题的动作。

二、从客观环境等影响业主的外部条件上来分类,可以分为主动弃权和被动弃权。

1、主动弃权


      是指由于会议组织者对议题设置不合理或者议题含糊不清,而对于会议和会议议题的不关心、理解不清,而不得不自主的未受干预、影响的主动的放弃、舍弃。

2、被动弃权


      是指实际上有参与意识和意愿,但是因为种种条件的限制和约束,无法参与或者不得不放弃。我们经常会看到报道中各种势力的使用,受到胁迫威胁。参加会议的不安全感会导致业主被动、情非得已不自愿的放弃。

三、从外部或者可识别的程度即按照指标的能见度来分,则分为明确的弃权和暗示的弃权。

1、明确的弃权

      一般表现为参与会议并投出弃权票的那一部分弃权;对于此类意见,会议中、会议后,大家都能明确可见。

2、暗示的弃权


     则可能是参与表决但并未明确表明意见的弃权,例如投出空白票;也可能是在知道会议进行,而压根就不参与者;以及可能并不曾知晓会议进行或者未获得有关信息的实际未参与者。这些当中的后面类别相对比较不清晰,尤其是会议中容易被忽略。

四、特殊情形的处理

      除了同意、反对、弃权之外,还有无效票的情况,这包括不限于无法识别票、错误票、空白票、主体资格不符合要求的票等等。这一类处理起来比较复杂,需要根据实际的情形酌处,尤其是在决定会议是否成立,议题是否成立的关键时候和问题上,有时候一票就会决定会议的成败和议题的结果,所以处理也要慎重。

对策建议







认真学习《民法典》,深入研讨法律条文的意义,要充分认识到在《民法典》实施后,业主共同决定的难度、复杂性提高的现实,以及立法者力图通过制度设计增加业主参与度、提高业主大会会议质量的立法意图。




把握好包括《物业管理条例》和地方立法的机会,在立法环节施加影响,力争取得对于各类各种“弃权”情形的解释能力和制度设计先见,努力使民法典降低业主共同决定事项难度的立法本意得到更加实际的理解和支持,就像《物业管理条例》关于业主共同决定事项会议成立条件的基础的规定对于《物权法》补充一样,努力尝试《物业管理条例》和地方法规修订、制定的时候实现对于“弃权”部分的更具有可执行性、更方便容易做出明确的业主共同决定的定性和安排。



关于管理规约、业主大会议事规则的业主共同约定的制度性规范文件的部分,民法典规定这些文件包括有效的业主大会会议决议,有对业主法律约束力,这种可以被国家公权力机关和司法机关支持的自行立法,对于业主自治的施行有着重大的意义,要利用好这些方面的业主权利能力和机会。



关于业主大会会议流程和会议议题以及业主表决票的设计,也具有很大的影响和作用。会议难度的大小,一定范围内也是可以通过对整个过程技术性的干预而施加不同的影响。



对参与表决的投弃权票的情形,针对性的采取提前的干预手段,比如对于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会议议题本身理解不准确导致的无法判断而选择弃权者,就要安排会务人员进行必要的沟通,以保证其理解明白会议议题设置的本意,尽可能投出意见更加明确的票,对于投票者自身理解能力之外受干涉等原因,倾向于投出弃权票的,要专门的扫除影响业主决策的不利条件,让业主更容易、更从容地发声、积极参与。



对于不参与表决、未参与表决的弃权的情形,对因业主主观原因有所顾忌的,消极弃权者,没有认识部分,被动弃权者中,要扩展宣传发动渠道;对于客观原因无法联系的,要发动更多的业主、求助于主管行政机关如房产登记部门,甚至是寻找房产中介门店工作人员等,积极获取未参与者的联系方式。



很多时候,业主共同决定的行动结果相比让业主认识到需要业主共同决定的事情显得并不是太重要,而通过业主共同决定行动的召集、组织、发布、召开、沟通所体现的信息分享功能、沟通意愿功能、量化汇总功能会使隐蔽的问题显性化,这个处置过程本身要比事情最终的结局更有意义,所以有时候也不必因为刻意追求议题的通过这样的确定性结果,而忽视为追求这个结果的整个实施过程。相信通过整体过程的发生、发展会引发积累业主们对小区共同事务的关注思考,这样的日常训练最终一定会起到启蒙和发育业主权利意识的成长性作用,并必然会在关键事情上面需要的时候提供有价值的反馈,这些最终会区别于从未组织进行相关训练和推演的地方。大量和习惯的通过会议议题设置对于即将面临的小区事务的预言和预见性信息输入,让业主最终会养成或者发展成为一种行动的行为习惯。



民法典实施后,可能会出现决策权力强、行动能力弱的业主大会下执行能力强和行动能力强的业主委员会的小区意思表示机关和决策执行机关的权力布置格局来克服会议难度大的这些弊端,强能力高素质的业主委员会就成为一种普遍的需求。如何布置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的分工协作、优势互补的权力分布越来越重要。强业主委员会就成为业主委员会自身和业主不得不选择的一种现实需要,这在客观上会凸显业主委员会的重要性。



未参与表决的业主,其投票权数是否可以计入已表决的多数票,由管理规约或者业主大会议事规则规定。在小区全体业主双三分之二参与表决这个会议成立的临界点之前,未参与表决实际效力已做了阐释,但是在小区全体业主双三分之二到小区全体业主全员百分百参与之间的区间则有着一定的弹性空间,就是说在会议成立的前提下,可以对未参与表决的业主的意见做一些约束和规范,这并不违背民法典的立法原意,此时通过业主在业主大会议事规则或者管理规约的明确约定,可以从多,以增加会议成立前提下议题结果确定的概率,避免出现议题决定阶段,多数票意见得不到确定而引发混乱状况和小区无所依从的问题。



不同的会议召开形式下,业主参与表决的认定问题。

在场,是《罗伯特议事规则》当中一个术语,它说“法定人数”指一次会议合规召开所必须满足的“成员”的出席人数。注意,“法定人数”规定的是“出席并在场”的人数,并不规定每次表决时“参与投票”的人数。

1

业主共同决定在采取“集体讨论”业主大会会议形式的会议中,在场是指来到会议召开的现场参与会议,所有在会议召开现场的人,无论是否投出选票都能按照会议签到薄,属于“参与表决”,都应当算作民法典当中“参与表决”,此时参与表决者是包含参与会议但未投票的那一部分人的;此时的出席并在场是指在业主出现在会议现场,而不管是否投出选票。

2

业主共同决定在采取“书面征求意见”业主大会会议形式进行的会议时,参与表决严格来说是指所有投出表决意见票的人,无论是赞成、反对、弃权还是无效票;但此时的出席并在场是指所有位于物业管理区域内的业主,因为此时的场突破了“集体讨论”会议形式的会场局限,会场对应的是物业管理区域的整个物理空间范围。在会议期间会议组织者把表决票通过公告公示的方式知会给当事业主,未参与投票的业主也是符合“出席并在场”的这一要求和标准的,如同参与集体讨论而不发表意见属于参与表决一样,此时生活在物业管理区域内的未参与投票的业主也应当认定为民法典当中的“参与表决”。此时的出席并在场,是指生活居住于物业管理区域而无论其是否投出选票。

3

业主共同决定在采取比如“北京业主APP”、如广州、深圳等政府主管部门指定的电子形式等网络电子形式进行业主大会会议时,所有已经完成注册登记的业主,业主共同决定事项发生时在经过必要的公告程序之后,无论已经完成注册的业主是否投出选票都应是在场并视作参与表决,因为网络的虚拟空间改变了实际上物理空间的外延,此时的在场已经突破并扩大了物业管理区域的物理空间概念,发散了场的意涵。完成注册登记的所有人数都符合出席并在场的要求和标准,应当算作参与表决人数,除非有相反的约定或者证明做出相反的确认。

4

对于第2和第3种情形下,业主参与表决的定义可以通过业主大会议事规则的制定或者修订来进行明确,以降低业主共同决定的业主大会会议合法的难度。但也要注意这个约定的两面性,因为这样的约定会在提高会议成立的同时,对于议题成立所需要的业主同意票数也随之而提高,但是另一方面这样能够使会议组织者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争取支持的方向上,议题一旦达成,则会是高参与率高赞同率的高质量的结果,这符合民法典的立法意图。

      总之弃权因为能见度差或者根本不可见而可能存在各种变化,并且往往还会被异见者利用以行使业主撤销权的形式对已经形成的业主大会会议决议提出业主撤销权诉讼,为了防止这些情形出现对于小区治理带来的种种冲击和影响,业主组织就有必要关注弃权的问题,并尽可能地做出预设的制度安排提高弃权能见度,防止或者最小化弃权的种种不利影响,更好的保障小区的有序治理和安宁生活。


    声明:此信息系转载自其他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本网站转载的作品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持相应版权证明与本网站联系。
责任编辑: